一起走过的日子

  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在青石街道上,感受着临安城的第一场雨。

  似乎昨夜已悄然而至,娇翠欲滴的花朵在雨水的洗涤下静默地归于尘土。绿叶却显得更加翠绿了。

  不再低头叹落红,惊绿叶,一阵雁声将我的思绪拉向那澄澈的天空。虽然还滴着雨,但那云层还是薄薄的,随风飘动,是这雨小了吧!可这临安不是更需要这样淅淅沥沥的小雨吗?若是磅礴大雨,也就不是我心中的临安了吧!

  缓缓前行,在一家阁楼前驻足停留。空中飘来宛转悠扬的琴声,我知道是她——那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女子!琴声勾起了我的想象。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奇特的梦境,在梦中,我看见了高山,看见了流水,看见了伯牙与子期!我静立在一侧,听着天籁,感受伯牙与子期的友情。一曲罢,阁楼上传来一声叹息。我不禁好奇起来:她为何叹息?为伯牙与子期,还是为自己那似子期的知己?我不知道,但我不会询问——她这样超脱世俗的女子是不愿被世人所询问的吧!我怕我这俗世之人扰了她的清净。留一点朦胧,也好!

  离开这忧伤之境,我来到了水边。乌篷船和芦苇客舟在水上自由漂浮,轻嗅,似乎还有淡淡的饭菜香味。那是舟上的船夫们在忙碌,船夫们以船为家,船在哪里,他们的家就在哪里。他们的身影只会停留在船上。

  雨渐渐地变大了。模糊了视线,一切朦胧起来。不知临安合适也飘起了不似淅沥小雨也不似磅礴大雨的雨了。我加快了脚步,来到了茶楼。

  古朴的牌匾,古韵的外观,在雨中若隐若现,这便是我爱的地方了。收起油纸伞,轻声慢步地走进。扑面而来的是袅袅茶香,不浓,不淡,刚好!走到窗边的座位坐下,要了杯普通的绿茶,虽普通,却不失风雅,轻抿一口,沁人心脾。

  扭头看向窗外,雨还在不增不减地下着,朦胧了远处的山,朦胧了远处的水。青石街道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估计都在屋中休憩,或是同我一样在某一窗台前静静地欣赏临安雨景。

  “好久没有见到这么美的雨了!”茶楼老板来到我身边,与我同坐。我这才发现我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而整个茶楼就只剩下了老板和我。

  “是啊!真美!”随声应答。随后沉默,只听得见清脆的雨声。

  不知过了多久,雨变小了,我向老板道别,离开了茶楼。

  撑着油纸伞,独自走在青石街道上,我想起了一首久违的歌曲:

  临安初雨,一夜落红

  春水凝碧,断雁越澄空

  挥袖抚琴,七弦玲珑

  芦苇客舟,雨朦胧

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在青石街道上,感受着临安城的第一场雨。似乎昨夜已悄然而至,娇翠欲滴的花朵在雨水的洗涤下静默地归于尘土。绿叶却显得更加翠绿了。不再低头叹落红,惊绿叶,一阵雁声将我的思绪拉向那澄澈的天空。

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是下雨天.乌云密布风吹的很大但丝毫也不煞你的风景脱下白裙穿上洋装的你依然是那么美丽头发还是那么飘逸你带着红色的耳机时间也为你止禁那一刻你不知道我周围全变成你的气息高一:张欣悦...

叶溅着雨枫树下我披着湿透的外衣向远方眺望着是为了什么而来只为远方的一片云彩舟逆着风小船上听琴声萧萧光影匿向远方山峦只求夕阳定格天海间高一:无心...

寒花秋月枯树倒,飞叶残雪满天飘。花开花落又秋风,青丝白髯别梦寒。高一:王跃...

睡到离自然醒还有似五分钟三百秒的时段意识渐渐与这尘世接连我那思绪飞转的五分钟三百秒被无情也不知被何人掠夺我梦中的自冕对一些的自慰随意识与现实接轨渐而被封存破灭在某个某些细胞中逛,有太多东西让人心动,想要全部拥有,可现实不...

迎着风、追随着梦的方向,我们就这样踏入了人生的第十七个春秋。童年,已随着逝去的时光渐行渐远了,慢慢变得朦胧、模糊了。那些能忘掉的叫过去,忘不掉的叫记忆,忘不掉的永远是那最最激动人心的童年故事。

我想知道风给了你什么当最后一抹金光定格在教学楼的顶阁那喜鹊站在绿地之间抬头望天它在思索吗?以至于当我们经过他竟无所畏惧这边余晖散了你那边呢我想知道光束是否在你双颊停留,停留。

小时候的我,有着许许多多的梦想和幻想,看着天空幻想成飞行员,看着科学的神奇,幻想成为科学家,美味的食物让我有成为美食家的幻想那时候的梦想太多,还在纠结要成为那个好,去问爸爸赌博平台,爸爸说你还小,长大了就会知道。

Time:2017-07-29 11:18:42
RETURN